胡三笑

错综复杂蛋 蔡澜: 拍完肥牛炒芥蓝头之后,剩下一个。借厨房给我们拍照的「金宝」吴太太舍不得马上用来做福食,说先当几天盆栽,过后再炒。 因为时常外出,不能每星期拍一次照片,通常一次过弄四个菜,捱上一个月。 其它三样做甚么才好?街市中的鳗鱼很肥胖,但咸菜蒸鳗之一类的菜早就做过,还做甚么其它的? 有了,蒸菜甫蛋呀! 菜甫蛋和鳗鱼又能扯上甚么关系?原来鳗鱼和鸡蛋配搭起来,味最鲜美。高级日本寿司店里的蛋,一定是一层薄蛋一层鳗鱼,慢慢煎出来的。鳗鱼酿在蛋里,看不到,但味道与众不同,这种做法,日人称之「隐味」。 买了半尾鳗鱼,请小贩替我开边取骨,又吩咐厨房大师傅肥仔替...
少年,为什么你活着却像已经死去?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早年看柏杨老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说中国人有一种劣根性,缺乏鉴赏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脏乱吵、死不认错、喜欢装腔作势、根深蒂固的嫉妒心。缺少终极关怀和终极理想的基因,人们全部精力都贯注到现世的荣华富贵。 我不是一个喜欢挑动是非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对你所知道的事情,没有感知的能力。 自然会有与我相左的意见,让意见市场流通起来,让两股力量博弈才是良性的。可是我很讨厌现在有人动不动就给人扣帽子,你们都是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文革,可是文革怎么就在你们的血液里那么根深蒂固。以至于看到任何你不能理解的事物,就给人扣愤青的帽子呢? 鲁迅先生估计放到今天来,...
一蓑烟雨任平生: 《陌上花,相思扣》 前世,我为青莲,你为梵音,一眸擦肩,惊艳了五百年的时光。花绵绵而绽,音靡靡而绕,低眉含笑间,谁的深情绚烂了三生石上的一见倾心? 今生,你为高山,我为流水,长风为歌,幽弦清音,水流脉脉,岭秀倾情。你一袭洒脱,温柔了我的眉弯,心舟过处,谁的呼唤柔婉了谁的一帘幽梦...
找抽型男人和找妈型男人 珍妮杂志: 文/洪晃   全世界的坏男人在找老婆的时候基本上分成两类:一类是找妈,一类是找抽。找妈的需要一个女人无条件地奉献给他,不仅要给他的孩子当妈,还得给他当妈。这种男人小时候多少是被自己的母亲惯坏了,为所欲为,所以需要一个女人为了他赴汤蹈火,象自己的母亲一样呵护。有一个作家的家庭就是这样的组合。这位男作家经常在外面有不轨行为,甚至这些事情都是在自己老婆眼皮底下发生的。比如有一次,他的情人公开和他的夫人对峙,说:“我已经在你家大摇大摆出出入入,你就把他让给我吧。”他夫人非常镇静地对这个比她小二十岁的姑娘说:“你不懂,我是...
致前任男友 & 未来丈夫的信 珍妮杂志: 文 / 暖小团 一、 致前任男友的一封信 杜先生: 今年是我们分手的第四年,是咱俩认识的第八年。写这封信给你是因为得知你已经领证完毕,今年结婚,约摸是五月初,所以我想在这之前把积累了八年的话一并说给你听。应该是最后一次了,有话说在你婚礼前,以后你便是别人夫,以我的性格也断断不会打扰你。分手之后咱俩就很少说话,索性这么一次一吐为快,把最后一点心底话都说清楚,以后也好彻底从容做路人。 先要说一点:终是我对你不起,我承认在咱俩四年的感情中,我欠你太多。我挥霍着你发给我的那么多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跟你最好的哥...
美丽阅读: 文/郁达夫 周作人先生名其书斋曰“苦雨”,恰正与东坡的喜雨亭名相反。其实,北方的雨,却都可喜,因其难得之故。像今年那么大的水灾,也并不是雨多的必然结果;我们应该责备治河的人,不事先预防,只晓得糊涂搪塞,虚糜国帑,一旦有事,就互相推诿,但救目前。人生万事,总得有个变换,方觉有趣;生之于死,喜之于悲,都是如此,推及天时,又何尝不然?无雨哪能见晴之可爱,没有夜也将看不出昼之光明。 我生长江南,按理是应该不喜欢雨的;但春日暝蒙,花枝枯竭的时候,得几点微雨...
摘自知乎 一夜白头 Flyme2.0™: 初三升高一暑假,本来就过得十分拮据的家因为父母双双由国企下岗早已进入彻底的赤贫。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也不知道有没有一样的人存在,反正我就是那种在21世纪的现代化城市里还会时常吃不上饭饿着肚子去学校的苦逼小孩,为什么不吃饭,因为家里一分钱也没有,可以变卖的东西都早已卖光了。这个暑假的倒霉事儿不光是我考上了省重点,还包括本是文弱书生的父亲实在找不到活儿干去做泥水匠结果因为不习惯在手脚架上工作,从三楼摔下来胳膊骨折。嗯,好在工头帮忙付了父亲的医药费;其次好在跟我伯伯一家住的奶奶是退休教师待遇还不错,答应了帮我付学费。是不是觉得人间自有真情在?付了几天钱工头就消失了,而我的亲伯伯没...
你悄悄地告诉我 竖起宗旨:   文/泰戈尔   一   不要严守你心里的秘密,我的朋友。   你悄悄地告诉我,只告诉我一个人。   你笑得那么温和,你柔声低诉;   静听你的将是我的心,不是我的耳朵。   夜是深沉的,屋子是寂静的,鸟巢也是笼罩着睡意。   告诉我,   透过欲泣犹止的眼泪、踌躇未决的微笑,怀着甜密的羞怯与痛苦,   把你心里的秘密告诉我,   告诉我!   二   我渴望着把我必须跟你说的最为深情的话说出来;   可是我不敢,我怕你会笑。   我所以嘲笑自己、玩笑地粉碎我的秘密,   也就是这个缘故。   我轻视我的痛苦,因为我生怕你会这样。   我渴望着把我必须跟你说的、最为真实的话告诉你;   可是我不敢,我怕你会不相信这些...
『心情』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青字文艺: 这篇文字,明显的才尽,篇幅简略,恰似一条编织的“围脖”。这一段时间懒惰成性,每次打开电脑总是敲不出几行字。一段时间不写文章,当中的生疏,绝对超乎能力的接受范围。然后开始安慰自己,就当是崭新开始,没有什么是输不起的。 接下来的日子,安静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苦、没有累,更将所有风雨摒除在外。或许,总会有人能够读懂陈亚墨的故事。这辈子,总有不愿舍弃的嗜好。军事,易经,哲学,科普,政治,拒绝烟酒、抵制暴力,当然最爱的还是文字。 关于爱情,总是说得太多、做得太少。别人的情况,不可得知。自己的情况,了若指掌。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话全然不是那么回事。所谓犀利,不过是态...
所谓伊人,死在水中央。 用我肩口的棉糖湿润你心中的暖伤。: 有人问我,那你完整吗?我说,我曾经破碎过,所以我现在才守全这份完整。 很多事情,根本不值得深究。若不是肤泛的活着,又怎么去忍受生活粗暴的凌虐。蔷薇花败落之后,露出凄厉的紫色。 你一生都会记得那段时光,只是在特殊的片刻才会想起。什么是最爱,什么是深刻。若不等到时过境迁,说什么都只是说说罢了。 犹然记得《情人》结束时,少女躲在一首钢琴曲里在那段漫长的回程中,泣不成声。 还有人跟我说,把那个人前的我,和黑暗的我,都叫出来,让她们俩谈谈。劝她们重归于好,不要针锋相对。 至于那种猛然惊觉自己黑暗面的失落片刻,我像一个花裙子被钩破了的小孩子,偷偷的掩藏好。 所有的怪罪,到最后,都是恨...
墨莲说Ⅰ 其色丹: 忘川河上长年不去的白雾中漂来一叶小舟,无蓬无舱。皆云这忘川飞毛不过,这一叶小舟却 能安然漂在河面上,不沉不翻。 舟上有两个人,穿着白色中衣的女子蜷缩在船尾,一袭墨裙在身的女子立在船头。 白瓷一般的手握着船桨有一篙没一篙的划着水。身后传来水声,白衣女子纵身越入水中。墨衣女子不动依旧有一蒿没一蒿的撑着小舟。 “一千多年了你还是没能看穿这忘川河水吗?”船尾出现一名白衫男子,他望着悠悠河水淡然吐出一句。...
你&你 ′ 小さい貝:桃邻枫:你亦是我 我亦是你 你淡然你勇敢 你安静你喧嚣 你你

© 胡三笑 | Powered by LOFTER